2013-09-13一个三十而立的男程序员真实讲述:代码搅乱我的生活

    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慢生活 > 程序人生

    讲述者:李仲 31岁 程序员

    记录者:杨丁 记者 荆楚网

    四年如一日 生活沉闷

    我做了四年程序员。这是非常沉闷的一个工作,如果对这行有爱好,还觉得比较有乐趣。如果光是为糊口,则这工作会把人逼疯。像我已经连续四年在开发同一个软件,每日睁开眼就是软件、夜里睡觉闭眼还是软件。只有更长,没有最长,据我所知,国内有程序员连着10多年都在开发同一个软件。

    在正常情况下,软件升级的程序一般不超过一年就要升级一个版本。每半年内要开发一次,研发一次的时间约三四个月。但三四个月仅是研发完了,其它的时间由专门的测试人员测试,有问题打回来再修改,测试完交给用户使用后,还要从对方反馈过来的信息,再进行修改。

    对同一程序不停地扩展新功能、升级、修改BUG;再扩展、升级、修改。一轮又一轮,没完没了。除非程序员逼得受不了跳槽,或者公司停止开发这个产品,这种日子才算过完。不然,这种折磨永不停止。

    老是做一个东西,生活都被它填满了,甚至走路、吃饭、睡觉、与人聊天都想的是它,代码搅乱我的生活程序。

    每天对电脑 不会笑了

    我的生活除了写代码外,几乎没有“业余”。像我所在公司通常下班后还要加班,加班晚了累得回去倒头就睡。同事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,大伙都长期跟电脑打交道,电脑不会说话,弄得我们也不太晓得么样说话。

    程序员一般都不怎么跟人打交道。其实不是咱们不想,是不会。上班就开办公室的电脑工作,碰到不加班,回家就开自己的电脑上下网,性格越搞越孤僻。

    我跟外界的接触不多。能打个交道的就是以前上学时的几个朋友,但偶尔聚个会也蛮尴尬。我说话少,通常是他们说,我听,不过我经常走神(通常是在想工作)。有时他们聊一个话题,我想别的去了,等我再回过神来,好不容易插句嘴,他们早就换过几个话题。

    工作几乎快占掉我生活中全部的时间。有时碰到技术上的难题,就连睡觉时做梦都在想怎么解决它。

    我还是光棍。这段时间,家人急,帮我介绍对象。跑也跑不掉,我只好答应,不过,一想到要去见相亲对象,我脑袋里就一下“格式化”了,不晓得看到别人第一句话说什么好。我发现自己不会笑了,对着镜子练了半天,还是觉得那几个表情不怎么像笑啊。

    行业里有个很老的经典笑话:有人一脑壳程序代码和技术术语,跟老婆吵架了,他说,“内部程序错误!”忘了儿子要他做的事,他解释,“CMOS(主板上存储信息的半导体)没电了!”其实程序员就是这样,想开个玩笑,也跟电脑沾边。像我家人跟我说,逛超市不小心多花了几百块,我就说,“钱和密码就像删除键一样,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使用。”

    大脑关不掉 “虾公”很多

    做程序员脑子累,身体也累。我有个朋友跟别人合作开发个软件程序。想尽快抢出来打市场,他的笔记本电脑连着近三个月都没关机,他一直在写代码,累了倒头就睡,饿了就泡包方便面。天气太热,电脑CPU第三个月烧了。电脑坏了,里面数据能拿出来。不过,他把本子一扔,转行了。

    我身边的“大虾”非常多。整天对着电脑,腰弯着,脊椎变形。加完班,大伙一起身,一扭脖子,就一片“咔咔”响,跟拍恐怖电影样。除了腰颈毛病,做这行的另一个职业病就是“头疼”,这属于神经类疾病,我经常连加一段时间班后,后脑勺就有根筋一扯一扯的痛。医生说这是精神高度紧张加过度疲劳,没休息好弄的。

    电脑还可以关机呢,我们这些“不插电的人脑”反倒关不了机。行业猝死概率不低。

    IT业程序员的收入其实不像普通人想的那么高,尤其是在一些小公司做。我们是比当地居民的平均水平高一点。但投入产出不成正比。

    在国内做软件研发好多都不太挣钱。因为很多IT公司缺乏核心竞争力、产品技术含量低,往往是被洋人牵着鼻子走。洋人不断推出新技术,我们就得不停学习人家的东西。这种情况,哪里能挣到很多钱。摊到程序员头上,所得少得可怜。

    但人要糊口、要住房子、要生活。很少有人能专心做技术,导致一些公司研发实力徘徊不前,产品没有优势,影响公司业绩前途。这反过来又使程序员个人收入和发展受限,更没心思钻研技术,进入恶性循环。

    抱负没施展 身心受伤害

    做这行还是吃青春饭的。一般,程序员做到三十大几就转做管理,或干脆转行。

    前面说到国内的软件产业比较落后,技术含量比较低。这么点东西做个几年哪个都会,老程序员就算写代码厉害、经验丰富也用不上,还要价高。事情交给混个三五年的小青年干就行了。老板可以节省大量人力成本,这种好事别个凭么事不做?这是业内潜规则。

    跟国外不一样。人家老头子照样在写代码,50多岁还在编程,很受尊敬。

    留给咱们老程序员的只有三条路:削尖脑袋钻管理队伍,做老板欺压写代码的马仔;自主创业,转行做别的。我现在也快到年龄了,心里苦得很。这种四年写同一个程序的生活就快熬完,苦日子也不见得到头。

    以后怎么走,让人很头痛。后两条不太现实,自主创业没资金没核心技术,转行我不会做别的。

    想来想去,还是第一条路保险。不过,一个公司写代码的那么多,管理岗位少得可怜,僧多粥少,我不一定抢得到。前不久,我到另一个公司去应聘管理层,面试官却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,上司比自己年轻好多,还要摇尾乞怜求着给口饭吃。我自尊心受不了,这样的地方根本不予考虑!

    前年,我公司有个跟我一起开发程序的同事丢下谈了N年、早订了婚的女友,跑到国外IT业发展。女方左等右等,看他没回来的意思,就跟别人跑了。女方家属都骂那个同事编程把自己编成个电脑,没人情味了。但同办公室的哥们都还蛮理解他。这完全是给逼的,压力太大了!

    同行开玩笑,说咱们程序员像一种常见的、常吃的家禽一样,都是吃青春饭的,被榨干最后一滴血,人老珠黄就没人要了。

    来做这行是为追求理想,结果才华没展成,却落得腰弯头疼;走时,连个“下家”都不好找。这就是程序员绕不过的宿命?

关键字词:男程序员,程序员生活